在工地锻炼让我吊打蔡徐坤

编辑发布:郭灵杰 ??时间: 2019-08-09?【字体:

    我23年前所有的夏天和今年的夏天是两码事,在工地上,才真实体验了什么是“硬核”。

    每天太阳升起,都有技术员带我拎着安全帽,登上溅满红色土质包浆的狂野SUV,驶向插满桩柱的修梅大桥。我欣喜的享受着温柔的日光和湘北平原的微风,原来这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 技术员用他两年的经验告诉我,“你这还是轻的”。说着,掏出手机让我看了去年肖灿晒脱皮露出鲜红皮肤的图片。我看到照片不禁惶恐,想象着日后自己该怎么过的时候,技术员告诉我,“今晚该通宵灌桩了”。

    晚班灌桩工人的衣服被汗水浸湿,顺着衣服的袖子往下淌,我亦如此,心想这回蚊子应该清楚它的定位,它的嘴是吸不进去的。结果我的脚踝就被我挠了三天。

    学习技术是一个重回高中数学的立体几何的过程。“别怕你是专业不对口,只要你会加减乘除就行了”。惠部长的谆谆教诲,我都牢记在心。拾起高考129分的数学成绩的尊严,在工地灌桩的时候,认真的算起了埋深。工人的心算过程让我崩溃。我还没算完,他都已经开始工作了。“我都灌桩10多年了”工人质朴的言语让我感到踏实,在我好奇他过往几十年的生活时,他乘机成为了我工地的第二个师傅。

    饭量的增长也让23岁的我幻想再长高3厘米,成为合格的靓仔。大学从来都是一天一两顿饭,那时候,懒散的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饿。

在安慈项目部食堂,阿姨看到馒头没有明显减少,她的心里就知道,工程部那个孩子准还没回来。

——程子鑫

 

Mercury